安徒生童話
主頁 > 安徒生童話 >
2012-09-17 作者:我愛講故事
光棍漢的睡帽
  

  哥本哈根有一條街,這街有一個奇特的名字“赫斯肯街”。為什么它叫這么個名字,它又是什么意思呢?它是德文。但是人們在這里委屈德文了;應該讀成HaAuschen,意思是:小屋子①;這兒的這些小屋,在當時以及許多年來,都和木棚子差不多大,大概就像我們在集市上搭的那些棚子一樣。是的;誠然是大一點,有窗子,但是窗框里鑲的卻是牛角片,或者尿泡皮。因為當時把所有的屋子都鑲上玻璃窗是太貴了一點,不過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,連曾祖父的曾祖父在講到它的時候,也都稱它為:從前;已經幾百年了。
  不來梅和呂貝克②的富商們在哥本哈根經商;他們自己不來,而是派小廝來。這些小廝們住在“小屋街”的木棚里,銷售啤酒和調味品。德國啤酒真是好喝極了,種類很多很多。不來梅的,普魯星的,埃姆斯的啤酒——是啊,還有不倫瑞克的烈啤酒。再說還有各種各樣的調味品,譬如說番紅花,茴芹、姜,特別是胡椒;是啊,這一點是這里最有意義的。就因為這個,在丹麥的這些德國小廝得了一個名字:胡椒漢子。這些小廝必須回老家,在這邊不能結婚,這是約定他們必須遵守的條件。他們當中許多已經很老,他們得自己照管自己,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,撲滅他們自己的火,如果說還有火可言的話。有一些成了孤孤單單的老光棍,思想奇特,習慣怪僻。大伙兒把他們這種到了相當年紀沒有結婚的男人叫做胡椒漢子。對這一切必須有所了解,才能明白這個故事。
  大伙兒和胡椒漢子開玩笑,說他應該戴上一頂睡帽,躺下睡覺時,把它拉下遮住眼:
  砍喲砍喲把柴砍,
  唉,可憐可憐的光棍漢,——
  戴頂睡帽爬上床,
  還得自個兒把燭點!——
  是啊,大伙兒就是這么唱他們!大伙兒開胡椒漢子和他的睡帽的玩笑,——正是因為大伙兒對他和他的睡帽知道得太少,——唉,那睡帽誰也不該有!這又是為什么呢?是啊,聽著!
  在小屋街那邊,早年時候,街道上沒有鋪上石塊,人們高一腳低一腳盡踩在坑里,就像在破爛的坑洞道上走似的。那兒又很窄,住在那里的人站著的時候真是肩挨著肩,和街對面住的人靠得這么近。在夏日的時候,布遮蓬常常從這邊住家搭到對面住家那邊去,其間盡彌漫著胡椒味、番紅花味、姜味。站在柜臺后面的沒有幾個是年輕小伙子,不,大多數是些老家伙。他們完全不像我們想的那樣戴著假發、睡帽,穿著緊褲管的褲子,穿著背心,外衣的一排扣子顆顆扣得整整齊齊。不是的,那是曾祖父的曾祖父的穿著,人家是那樣畫的,胡椒漢子花不起錢找人畫像。要是有一幅他們當中某一個人站在柜臺后面,或者在圣節的日子悠閑地走向教堂時的那副樣子的畫像,那倒真值得收藏起來。帽沿很寬,帽頂則很高,那些最年輕的小伙子還在自己的帽沿上插上一根羽毛;毛料襯衣被一副熨平貼著的麻料硬領遮著,上身緊緊地,扣子都全扣齊了,大氅松寬地罩在上面;褲管口塞在寬口鞋里,因為他們是不穿襪子的。腰帶上掛著食品刀和鑰匙,是的,那里甚至還吊著一把大刀子以保衛自己,那些年代它是常用得著的。老安東,小屋那邊最老的一位胡椒漢子在喜慶的日子正是這樣穿著打扮的。只不過他沒有那高頂帽,而是戴著一頂便帽。便帽下有一頂針織的小帽,地地道道的睡帽。他對這睡帽很習慣了,總是戴著它,他有兩頂這樣的帽子。正是該畫他這樣的人。他身材瘦得像根桿子,嘴角、眼角全是皺紋。手指和手指節都很長;眉毛灰蓬蓬的,活像兩片矮叢;左眼上方耷拉著一撮頭發,當然說不上漂亮,但是卻讓他非常容易辨認。大伙兒知道他是從不來梅來的,然而,他又不真是那個地方的人,他的東家住在那里。他自己是圖林根人,是從艾森納赫城來的,緊挨著瓦爾特堡。這個地方老安東不太談到,可是他更加惦念這個地方。



注: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并不代表本站認可其說法或描述。
相關內容
特一级毛片一级毛片一级毛片,免费一级毛片一级A片一级AⅤ,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潮喷